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此为防盗章  苏言一看有活干了, 心里也很开心, 总算是能为家里人做些什么了,再说了,这样她就可以把空间里的蔬菜、鸡蛋之类的和家里的粮食混合着用, 每次数量不多, 大家又很忙,一直都没有谁发现,至于味道变好了, 大家都一致认为是苏言手艺好。

    于是苏言每天就开始了给家里人做下午饭的任务,越做越好,其余没事的时候就一个人练一下嗓子,唱唱歌。

    苏言现在是愈发喜欢现在的这种生活了,空气清新环境好,生活节奏慢,没有以前那么多事, 也不用为了保持名气开什么演唱会,唱主题曲之类的,更不会有什么压力了。现在唱歌对于她来说完完全全是纯粹的爱好,不用在冠上生计和名利了。

    苏言甚至迷上了跳舞,一个人在家的时候, 她就把自己关进房间里压腿, 做一些简单的下腰和劈叉, 这副身体条件本来就很好, 在她喝了两个多月的精华之后更加曼妙多姿了。

    虽然苏言知道马上就要开始十年**了, 对教育、文艺以及古董之类的会有很大的迫害,但是书中剧情里的梨花村是从1968年才开始的,这和历史是完全不一样的,而且苏家成分好,这场运动完全不会对苏家造成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不过,苏言现在都还没弄懂镇上来的大人物是不是书中原有的人物,哎,这也不能怪她没把书看完,谁知道她会发生穿书这样匪夷所思的事呢?

    天气在开始变凉爽了,但是土地里和微风中还残留着夏日的燥热,田里的稻谷也终于迎来了收割的季节,整个村庄顿时变得喧嚣而又繁忙起来。

    苏言也迎来了开学。

    天才微亮,陈玉梅已经把她要的东西全都收拾好了,给她拿去上学的粮食也全都是精细粮,还强塞了5块钱给她,让她自己去县城的几家供销社买点自己想要的东西。拿着这么一大笔“巨款”,苏言心里又是无奈又是感动,现在的5元钱可是有很大的购买力。

    和放学时一样,仍然是苏林借村里的牛车送她去学校,吃完饭苏言就坐着牛车去了学校,陈玉梅不放心的一路送她到了村口。

    一路上鸟语花香,微风习习,苏言享受的眯起了眼睛,像一只晒足了太阳犯困的小猫。自从上次去山上后,她就没再出去过,所以她格外的享受这难得的外出时光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把我送到学校你就回去了吗?要不要去我们食堂吃个饭呀?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吃饭了,妈给我煮了好几个鸡蛋呢,放心吧,我路上不会饿着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二哥。要不待会再去给你买几个肉包吧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小丫头怎么这么啰嗦呢,都快跟咱妈一样。我告诉你,我可是我们兄弟三个当中最耐饿的。”苏林一脸的得意。不过看到娇娇软软的妹妹这么关心着他,脸上笑得越发灿烂了。

    “二哥,我再也不想理你了,你竟然说我啰嗦。”苏言假装一脸生气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是二哥的错,我妹妹一点也不不啰嗦呢,我妹妹是最温柔可爱的。”苏林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一路上吵吵闹闹,终于在中午的时候赶到了学校。苏林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不靠谱,但关键时候还是特别会照顾人的,忙里忙外的帮苏言把粮食,被褥什么的都给整理好了。苏言就只负责在校外看着牛车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娇娇,我帮你把被褥拿去寝室了整理好了,你们宿舍还没人来,要不要我帮你去把书领了?”

    “二哥不用了,到时候我自己去交钱领就可以了,一点也不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我就先回去了,对了,我把粮食的票据给你,还好没忘,不然你就吃不上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二哥你快去吧,路上要小心一点呢,回家叫爸妈也别太担心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走了,你们放假了就捎个信回来,我来接你。”苏林说完,不等苏言反应,就潇洒的转头走了。

    苏言知道二哥肯定是又怕她唠叨,想到这,苏言也觉得自己现在话好像挺多的。不禁在心里纳闷:“难道是我现在很少唱歌了,然后嗓子都留着来说话了?看来得改一下,否则哪天就成一个小话痨了。”

    苏言回到寝室一看,还是一个人都没有,看到苏林所说的“整理好了的床铺”一阵无语,他就是把被褥打开随便的铺在了床上面,床单被罩什么的就放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苏言只好自己装被套和铺床单了。

    还好都比较简单,苏言没用多会儿就给铺整齐了。看着宿舍还没人来,闲着无事的苏言又把寝室里放牙刷的桌子给擦干净。至于地面,苏言看没垃圾就没太管了,因为还是泥巴做的地面,完全就是在扫泥巴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寝室才开始来人,不过来的是隔壁班的女生,苏言也不认识,也就没主动打招呼。那个女生也没说话,安安静静地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了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苏言看着离上晚自习的时间还早,干脆爬上床去个午觉。

    苏言才盖上被子准备睡觉,寝室门就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们说啊,好像一班的陈招娣不来上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,我根本就没想到她会读到高中,就她一家的偏心眼给读一个初中就已经很不错了。”另一个有些不屑和傲慢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看她平时一脸的柔弱,到处装可怜,我早就看不下去了。她什么样子我比谁都清楚,一头白眼狼。”第三个人也开口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两和她是一个地方的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跟赵雪都和陈招娣是本庄镇的。初中都是一个班的,那个陈招娣家里偏心她弟是我们班都知道了的,她家也是穷出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她家有五个女孩全都得让着她家最小的弟,她弟从小就已经被惯坏了,整天打她们几个。不过,陈招娣也不是什么好货色,在家里就会哄着他那个弟,跟着她弟欺负她四个姐姐,她也不看看没她那几个姐姐她还能读书?”

    苏言听到她们一直都在说话,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正准备起来时就听见她们当中第一个开口的女生又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吧,我和一班那个苏言都是来自红旗镇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们一班最好看的那个?平时在寝室很少说话那个?我看你们平时都没说过话呢。”这是刚刚第二个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由于苏言睡在上床里面,又是小小的一个,她们一进来都不太能看到。苏言自己都没想到她们会坐在她床下八卦她,为了不尴尬,苏言只好保持沉默,看看她们究竟会说些啥。

    “切,什么最漂亮的,看她那双眼睛就只知道勾引人,以前我们在镇上读初中的时候,她也是我隔壁班的,听说她们班的男生啊都和她好过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她看起来挺乖的,我对她印象还挺好的。”第三个人不敢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言听到那个她根本不认识的女生说这种话,心里早就火冒三丈了,正准备出声的时候质问她的时候,寝室门又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是谁给我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