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为了验证她的猜想,苏言急忙从床上下来,想要出去看看到底是不是这么一回事。“哎呀,娇娇别急,慢点,别摔了”陈玉梅在一旁焦急的说。“嗯”苏言一边回答一边准备穿衣服。

    可一看衣服就不对了,怎么是一件圆领的花衬衣,这种衣服早就没人穿了,再一看腿更不对劲了,当时那个大吊灯明明砸到了她的腿上,怎么一点事都没有,就算华佗在世都不可能做到。还有这手,没有以前那么白嫩,虽然也算得上白皙,可可远远不及以前细心保养的那双手。难道真如她想的那样重生了?而且重生到了一个小名和她一样的小姑娘身上,但是这个年代又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苏言一边思索一边往外走,打开门一看,桌上摆了一盆用菜熬的粥,大多是菜,没有几颗米,还有一盆黑色的馍馍。苏言顿时给吓到了,难道以后一直都吃这个?苏言还没想出个答案来,苏安国就去借牛车回来了。一看到苏言就立马问她:“娇娇,你好点没有,爸去借牛车来了,带你去镇上的卫生所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苏言立马说:“不用了,我没事了,快吃饭吧。”陈玉梅去厨房端出了鸡蛋羹,对着苏安国说:“安国,你去叫石头还有林子回家来吃饭,娇娇饿了,我先给她吃了,哦,对了,你顺便把牛车还回去吧,娇娇没事了就不去了,把钱省下来给娇娇买新衣服穿。“好,我这就去,娇娇啊,你不舒服一定要跟爸说啊。”苏安国对着娇娇一脸郑重的说道。“我真的没事了”苏言赶快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咦,苏安国,陈玉梅,娇娇,林子,石头这些名字好熟悉呀,对了,这不就是我看的那本《六零女主的逆袭》里女配的一家吗?难道我是穿书了?”苏言被自己的猜想吓到了。于是,她小心的叫了一声妈,陈玉梅赶紧答道“哎,娇娇怎么了?饿了吗?我帮你把鸡蛋羹放点盐,马上就可以吃了。”“我还没有饿,我就是想问三哥去哪了,今早怎么没看到?”苏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三哥呀,他不是昨天就去你舅家去给你背麦乳精了吗?你昨天还吵着要一起去呢,是不是又睡迷糊了,哎,我也好久没见你舅了,从他上次从部队回来已经好几年了,都快30的人了,还没打算结婚,真拿他没办法。你外公外婆走得早,留下我们俩相依为命,我是当姐又当妈,可这臭小子一叫他结婚,老是逃避,现在直接不回来了,这个没良心的。”

    苏言一听这话已经完全能够确定她就是穿书了。这就是书里的情节呀,还有一模一样的名字和背景,哪有这么多的巧合嘛。

    在那本书里,苏言是一个从小娇宠长大的女孩,全家都纵容着她,整个梨树村都找不出第二户这么宠女儿的。苏言呢,从小除了没有干活娇气了一点,性子也没被养坏,而且长得顶顶漂亮,是整个大队的村花。

    可她就是看上了一个下乡的男知青,觉得那个男知青长得一表人才,一点都不像庄稼汉那么粗俗,一直闹着家里同意他俩处对象。家里人一看那男知青就觉得他是一个薄情寡义的男人,坚决不同意他俩交往。于是,苏言就以死相逼,家里没办法只好同意。

    可是几年后国家恢复高考了,那个男知青就考上大学连夜逃走了。留下苏言和一个8岁大的女儿。苏言本就是娇生惯养的女孩,陈玉梅怎么可能放任她一个人孤苦的养这女儿,就把她娘俩接了回去。可苏言不相信陈伟会抛弃她,毅然不顾家里人反对把女儿带着去找他,家里人被闹得没法,只好委托已经在北京的舅舅回来接她一起去找陈伟。等他们到了北京,才发现陈伟早就有人了,就是苏言村里的孙小丽。孙小丽一直都是被后妈虐待着长大的,一到16岁就偷跑出去做苦工,等到高考恢复的消息传来时她就苦读,然后考上了大学。

    在村子里的时候,孙小丽就老是借着看书,问问题的借口接近陈伟,还在他面前卖可怜,说她后妈不会给钱让她读大学。这么一来二去,他们就好上了,可是单纯的苏言却一点都没看出来,还可怜孙小莉的遭遇和她做朋友。

    苏言看到这的时候还在强烈的吐槽和她同名的女配实在太蠢了,也吐槽作者的三观不正,也就这样弃文了。结果就把她穿书里来了。至于后面的情节是怎么发展的,苏言也是懵的,不过,悠悠给她看的时候就给她说了,女配最后在大城市丢失了她的女儿,然后疯了就一直在到处流浪,家里人都以为她不在了,她舅就动用关系去整治男主,结果反而让女主结识到了一位大官,把女配他舅拉下了马。

    “这女配就是为了衬托女主而出现的,用她更加突出女主的坚强睿智,至于男主的抛妻弃女全都被写成了是女配逼的,男主渣男形象变成了对女主的深情,既然我变成了书里的苏言,我才不要和渣男贱女扯上关系。”苏言在心里默默吐槽。

    可是一想到要过吃不饱穿不好的苦日子,苏言就在心里默默流泪了,她在现代的时候虽然父母出车祸早亡,可是爷爷奶奶从小就很疼她,一直都是娇养她。

    虽然后来爷爷奶奶也相继离去,可是她已经大了,还给她在市中心留下了一套房子和一笔存款,加上她自己当了歌手,还非常有名就更不缺吃穿了,可以说她从来就没有过个苦日子,现在让她回到这个年代,怎么受得了呀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